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直播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图说文明

公路野生动物连连殒命 美丽若尔盖需更多文明驾驶

发表时间:2013-08-22 08:37:00 | 来源:四川日报字体:[][][] [打印][关闭]

  8月是若尔盖花湖最美的时节,但一个28公里路段上,志愿者有一天12小时内发现了近50具野生动物尸体。

  志愿者调查测算,整个8月若尔盖花湖沿线210公里公路上将有至少29种、4500只野生动物死于车祸。

  有专家认为,道路对野生动物的威胁,甚至超过狩猎活动。成都观鸟会持续对野生动物公路伤害课题进行调研,呼吁司机“开车慢一点,伤害少一点”。

  8月是若尔盖花湖一年中最美的季节。自从2007年国道213线大修之后,越来越多的游客选择自驾前往。然而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一只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荒漠猫,静静死在了国道213线的路上。短短一小时内,就有近300辆小车接二连三从它的躯体上碾过。

  令人不安的是,从2010年成都观鸟会首次监测到这类现象起,3年过去了,若尔盖野生动物因公路交通致死的情况并未好转。“2010年时,平均每10公里能发现四五具动物尸体,如今28公里路段就能发现近50具。”成都观鸟会负责人沈尤心痛地说。

  让人流连忘返的花湖路段,为何会成为野生动物的殒命之地?调查就此展开。

  一段最美的路,怎会夺去动物生命?

  若尔盖湿地是野生动物聚集的家园,是众多鸟类的迁徙通道。来往车辆对它们构成威胁。

  若尔盖湿地总面积近1.6万平方公里,不仅是风光优美的人间仙境,还是野生动物聚集的家园。资料显示,该区域记录在册的脊椎动物有250种,其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9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42种。

  而成都观鸟会志愿者实地观察发现,仅花湖路段附近道路路面、路基及道路两侧100米范围内,就有鸟类47种、哺乳类14种、两栖类野生动物3种,是众多鸟类迁徙通道和众多雁鸭的繁殖地。“若尔盖野生动物公路伤害问题的发现,纯属意外。”沈尤介绍,2010年,成都观鸟会在若尔盖湿地开展青藏高原禽流感监测时发现,在贯穿于川甘两省若尔盖湿地的国道213线(G213)尕力台—尕海段约210公里范围内,野生动物“尸横遍野”的现象极为突出,来往的自驾游轿车、运输货车,正是夺命“凶手”。

  当地道班工人说,国道213线修好后,车速都很快,撞死的动物也渐渐多起来。他们曾在春秋动物迁徙季节做过统计,以15公里为范围,每天过往800辆车,高原鼠兔每天被撞死五六只,獒狗每天被撞死数量不等,野鸟每天被撞死20-30只,牛、羊、马等家畜每月被撞死1到2只。

  2011年起,成都观鸟会以该路段为样本,对野生动物公路伤害课题启动系统调研。成都成飞中学学生段浩霆去年曾跟随志愿者前往若尔盖,参与国道213线班佑、热尔大坝、尕海三个路段白天的动物道路伤害情况统计。“最惨烈的是花湖路段,两天内,28公里路段上就发现了30多具野生动物尸体,有的被压得只剩粉粉了,几乎观察不到,小动物们好可怜啊!”段浩霆唏嘘不已。

  今年的情况似乎更糟。才从若尔盖花湖沿线调研归来的志愿者拿出厚厚一叠资料,统计数据显示:最多的一天,仅白天12小时的监测,就发现了近50具动物尸体;种类上,今年因交通致死的野生动物种类比去年多了两种,达到29种,占64种沿路动物的45.31%。

  其中,既有鼠兔,也有像云雀、角百灵、红尾伯劳、戴胜、白鹡鸰这样轻巧的鸟类,既有藏狐、艾鼬、豹猫、喜马拉雅旱獭、猪獾这样的哺乳动物,也有纵纹腹小鸮、荒漠猫这样的国家级重点保护动物。

  而实际的死亡数字,可能远远超过统计数字。道班工人告诉志愿者,很多动物在夜间被撞死,只是一大早就被清理走了。“保守估计,整个8月,花湖沿线210公里公路上至少会有4500只野生动物死于非命。”沈尤语气沉重。 

    一只飞翔的鸟,怎会被碾死在公路上?
    公路上空3米高度以下经常性横飞的鸟类,从种类和数量上来说都非常大。“车速过快”是致命因素。
    今年8月11日,成都观鸟会在成都举行的国道213若尔盖段野生动物公路伤害研究阶段报告会上,一张张野生动物公路伤害照片触目惊心。
    与会者发现,鸟类在其中占了很大一部分。一只鸟,本应翱翔在天空,怎么会被碾死在公路上?
    志愿者、西南财经大学大三学生王曦揭开了谜底。她曾对国道213沿线部分路段的道路基本信息、车辆信息、野生动物公路伤害进行详细观察和记录——统计显示,平均日流量2190辆,旅游最高峰时,每天车流量高达4566辆。
    王曦注意到,这些路段沿途都有限速80公里每小时的标牌,还有不少提示有动物通行的警示牌。事实上,2010年若尔盖野生动物公路伤害问题曝光后,有关部门陆续在此区域设置野生动物通道和通道警示牌。其中,警示牌每隔2-3公里就有一组,共12组,警示牌前方均有减速警示带。
    但警示牌、围栏通道系统等的建设,并未从根本上减轻伤害。王曦认为,“车速过快”是最致命的问题。“他们都开得好快哦!有的车估计开到了150公里每小时,怎么会注意到鸟?怎么看得到警示牌呢?”王曦忿忿地说,有一次,她和志愿者们手持有“减速慢行”字样的标语在公路旁站成一排,提醒广大司机控制车速,“站了快一个小时,腿都软了,居然没有一辆车慢下来”。
    动物通道设计的有效性、警示标志设置的合理性和动物生活习性的复杂性等,也是导致野生动物道路伤害的原因。
    沈尤说,从动物通道设计来看,观察路段上共有38个涵洞式动物通道,其中26个都是动物无法通行的水道,剩下12个,在志愿者观察的时间内,没有看到动物通行。由于没有合适的道路通行,很多野生动物只能选择横穿马路。它们并没有躲避车辆的意识,加上车灯强光会导致动物短暂失明,被车辆伤害的几率大大增加。
    从动物生活习性来看,这段道路穿过了鸟类栖息地,由于高原温差大,路面温度较高,吸引鸟类和一些哺乳动物在路面取暖,旅行者沿途丢弃的垃圾也吸引野生动物跑到公路边觅食,这些都增加了动物受伤害的概率。“很多人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鸟都飞得特别高。”沈尤说,公路上空3米高度以下经常性横飞的鸟类,从种类和数量上来说都非常大。
    而就算严格控制了车速,提高了注意力,一些突发状况也难以避免。志愿者们曾在花湖路段看到一只高山兀鹫被野狗追赶,受惊后飞到了公路上,“噗”的一声就撞上了汽车。
    随着道路状况的不断改善、自驾车辆的不断涌入,野生动物命丧车轮的现象愈演愈烈。不仅若尔盖存在这样的状况,目前,全球每年因公路交通致死的野生动物数量已超过因猎杀而死亡的数量。

    在它们的家门口,如何避免野生动物无路可走?
    令人欣慰的是,国内一些生态敏感区域在全面开展道路建设的同时,展开了野生动物保护相关研究。 “目前国内还没有任何明确的相关法律法规为野生动物道路交通安全提供有效保护。”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处有关负责人无计可施。“从道路交通法规上来看,因为野生动物管理主体难以界定,造成的损失难以评估,所以一旦它们与机动车发生碰撞等事故时,处理相当困难。”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宣传法制处法制科廖峻同样无奈。
    若尔盖野生动物之殇,不是孤例。《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环境影响报告书》显示,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实施时,可能会影响到18处全国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地区。
    人类活动已抵达野生动物的家门口,如何避免造成野生动物无路可走?“发达国家为我们提供了可借鉴的范例。”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博导江欣国教授介绍,在一些发达国家,修建经过生态敏感区域道路的时候,会提前进行环境影响测评,针对当地地理环境、生物多样性和动物习性,为道路设计与建设提出意见和建议,从而减少道路对野生动物伤害。
    令人欣慰的是,国内一些生态敏感区域在全面开展道路建设的同时,展开了野生动物保护相关研究。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王云博士介绍,公路野生动物保护方面,主要有云南思小高速公路亚洲象通道建设与监测、青藏铁路通道监测、长白山公路的野生动物影响及保护研究等,“不过,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独特的野生动物物种与公路建设的矛盾问题还缺乏深入研究”。
    路域生态学研究任重而道远,法律法规存在监管空白。面对越来越多的自驾车辆,如何最大限度地维护野生动物生命安全?
    廖峻认为,让驾驶人文明起来,模范遵守法律,对生命更敬畏,途经野生动物出入的路段格外注意,主动减速,脚步慢一些,应该是个比法律约束更理想的方法。“我们成都观鸟会将继续对野生动物公路伤害课题进行系统调研,找出科学合理的对策;同时举办‘开车慢一点,伤害少一点’的交流讲座,提醒司机朋友们出行注意尽量减小动物伤害。”成都观鸟会负责人沈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