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30余年如一日,木偶大师的幸福:最喜欢的是看到观众的笑脸

发表时间:2018-03-01 09:34:00    来源:四川日报

许学术在制作大熊猫木偶。受访者供图

  名片

  许学术 南充大木偶剧院造型室主任

  2月28日19点半,许学术送走来访的记者,脸上写着疲惫,也有歉意。“离家2个月了,还没和家人好好吃过一顿饭。”作为南充大木偶剧院造型室主任,许学术带领团队制作的“熊猫信使”闪耀“北京8分钟”,成为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虽然累,但看到川北大木偶受热捧,许学术还是打心眼里高兴。毕竟,这是他从事了大半辈子的手艺。

  见钟情的,是木偶对年轻的许学术来说,工作带来的是骄傲

  1984年,18岁的他进入剧院,一直从事木偶表演和制作工作。“从接触川北大木偶的第一天起,我就深深爱上这门艺术,一直走到了今天。”

  “我的爷爷是仪陇县木偶剧团的表演人员,当时他极力建议我报考剧院,从事大木偶表演工作。”许学术说,爷爷告诉他一定要把这门传统艺术学精学透,“今后一定会大放光彩。”

  由于嗓音好、悟性高,许学术顺利考入剧院。表演之余,他总喜欢看剧院的老师傅们制作木偶,“我从小对手工感兴趣,爱做东西。进了剧院,我就天天跟着师傅们转,没事就尝试。”

  从最简单的手指,到身腔,再到头部塑形,许学术一发不可收拾,让许多老艺人啧啧赞叹。很快,付出就有了回报。1987年,南充大木偶剧院打造的经典剧目《玉莲花》大获成功,走出国门进行巡回演出,许学术身兼演员和道具人员两个角色。

  从此以后,许学术死心塌地爱上了大木偶。“能一心一意做自己的事,每年还能有机会出国长见识。”对于年轻的许学术来说,这份工作带来的满满都是骄傲。

  贡献一生的,是木偶30余年如一日,每天都在钻研木偶

  其实,手艺人过的都是苦日子,许学术也不例外。“每天就是钻研木偶,我的记性不太好,可是木偶的每个钉子每根线在哪里,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为了木偶的造型,可以茶饭不思好几天,不做出来誓不罢休!”说到激动处,许学术一把摘下帽子,露出发亮的脑门,“你瞧瞧,这就是天天抠脑袋抠出来的!”性格内向的许学术不多言不多语,可是说到木偶,他滔滔不绝。

  不止传承做大木偶的技艺,许学术还挖空心思对其加以创新——木偶头部塑形,以前都是水泥模具,笨重不方便携带,现在用的是无机硅橡胶,轻便耐摔。“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我三天两头就到建材市场转悠,看到什么新材料就买回来尝试做。现在网络发达了,我专门学会了上网,没事就在网上学习新的技术。”

  前些年,剧院队伍里年轻人走了一大半,而许学术却坚持了下来。“我从来没想过放弃,因为喜欢和热爱!”许学术感叹,他不怕苦不怕穷,“就怕没人认可咱这门手艺!”

  让他幸福的,是木偶喜欢制作木偶的过程,喜欢看到人们看到木偶的笑脸

  幸运的是,许学术最终坚持到大木偶春天的到来。2005年起,南充大木偶剧院开始定点在峨眉山风景区进行旅游专场演出,创排的《峨眉韵》《圣象峨眉》场场爆满,如今已成为景区旅游热门表演之一。国际木偶艺术节在南充的举办,更提升了川北大木偶在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度。

  “我们制作的木偶剧《龙门传说》获得国家艺术基金立项资助,一年巡演60多场,现在真是大木偶发展的好时候。”许学术说。

  传承还在继续。如今,造型室里有了一批年轻的制作师,许学术的担子轻松不少。许学术说,和老师傅们一样,他的制作室的门永远都是敞开的,“我没有秘密可言,我巴不得更多的人知道大木偶,爱上这门艺术。”

  许学术说,他喜欢制作木偶的过程,喜欢看到人们看到木偶的笑脸。“我在《丝路驼铃》中制作的骆驼木偶,从场下走到台上,观众们一路都在惊叹,问是不是真的。那一刻我感到无比幸福。”

  像自己的爷爷当年一样,许学术也坚定地给女儿指了路。“女儿大四了,我建议她报考艺术设计,因为她还有点天赋,我对文化产业有信心,以后我们的路会越走越宽。”(记者 伍力)   

编辑:杜勇儒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