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2017年12月四川好人敬业奉献类]泸州余芬:贫困户脱贫的主心骨 身体力行诠释人间大爱

发表时间:2018-01-03 14:45:00    来源:四川文明网

余芬

  【主要事迹】

  余芬,女,汉族,本科学历,中共党员,生于1972年1月,古蔺县东新乡人。1990年8月参加工作,生前系古蔺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队员。

  “决胜脱贫攻坚、同步全面小康”是泸州市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古蔺县的庄严承诺。在这场力度前所未有的脱贫攻坚战中,古蔺县党员干部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坚定决心和坚强意志,把职责扛在肩上,把任务抓在手上,忘我工作。即使牺牲生命,也要拼尽气力让群众走出困境。2017年12月24日,她将生命定格在了扶贫一线,用一名普通党员的行动树起了生命丰碑。她就是因公牺牲的古蔺县文化体育广电旅游局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队员、扶贫干部余芬。

  “您不认识我,我却记住了您;英雄余芬一路走好!”

  这几天,阴冷一直笼罩着泸州市古蔺县城。

  在古蔺县城殡仪馆,花圈堆成了小山,许多素不相识的群众前去悼念余芬。

  “就是想来看一眼我们心中的扶贫英雄。”来自县城35公里外的石宝镇村民付小飞说。

余芳看望贫困户。

余芳走访贫困户。

  她是贫困户家的“女儿”

  12月24日,一个阳光明媚的难得周末;余芬,一名不愿休息的扶贫干部。

  “也许不亲自送电视,芬姐就不会出事!”……赶到事故现场,望着之前还活灵活现、现在却逐渐冰冷的余芬,古蔺县太平镇走马村主任李正刚、村监委主任周林两个汉子哭成泪人。

  周末为两户贫困户送去电视——这一天,余芬在完成这项“任务”的路上倒下了。

  当天,牵挂着自己联系的贫困户中有两户电视损坏无法观看,余芬从自家拆下一台电视,又从县城购买一台电视,抬上车风尘仆仆地往贫困户家送……

  车辆通过叙古高速太平收费站后,70多岁的贫困户吴仁芬在高速路口接余芬,余芬便请其上车,准备将吴仁芬和电视机一并送回家中。然而,车辆在行至前往走马村的急弯大坡时发生车祸,余芬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

  余芬初次入户走访时,吴仁芬五十余岁的儿子周光文正蹲在屋门前捡路人的烟头抽,对旁人的关心毫不理睬。年迈的老人、呆滞的儿子、艰苦的生活条件让余芬在今后的帮扶工作中对吴仁芬一家格外上心。“这个家特别困难,余芬担任吴仁芬家帮扶责任人后,就像女儿一样跑前跑后。”李正刚说。不计其数的走访和关心让智力低下的周光文也深深记住了她。“余大姐对我好...好...”当问起余芬时,周光文正在地上用手指划着自己的名字,这是余芬手把手教他的三个字,也是周光文唯一会写的三个字。

  “唉,也许周一再来,芬姐也不会出事!”面对记者的采访,至今仍无法接受现实的周林又提出了另一种“假设”,然而,余芬绝不是这样的人!

  “每周都来,大部分是周末!”周林哽咽着回忆说,每次余芬要到走马村开展扶贫工作,都会先与他联系,共同研究入户任务。自联系走马村10组吴仁芬、胡克勋、袁图先等6户贫困户以来,余芬几乎每周都来,而且主要挑选周末休息时间进村扶贫,看望贫困户,帮他们解决实际困难。本来局里要求每个人联系5户的,但余芬却要求主动增加。

  如今,在余芬的帮扶下,住于危房中的袁图先在易地扶贫搬迁聚居点找到了新归宿;曾有点懒散的王新应在本村找到了新工作;通过余芬督促,周树文、徐芳艳夫妻及时办理结婚证、准生证享受了报销好政策……

  “用心用情,把贫困户当亲人。余芬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同事涂道丽感动地说。

  她是爱管闲事的芬姐

  “周应海好!关于你要来古蔺县中医院找我先生陈开政看‘脚杆’的事,请你带上身份证、医保卡和太平镇卫生院的转诊证明,就可以来了,来前切记给我打电话联系,我好事先给我先生约时间……”

  “大家千万不要乱去贷款特别是高利贷哟!要计划开支,逐步积累,逐步发展。”

  打开余芬生前在微信上建的“帮扶对象工作群”,“群主”余芬的微信头像和聊天信息频繁出现,那是在12月24日之前……

  一句句关切的话语,一个个贴心的提醒,温暖着帮扶对象的心,增强了他们脱贫致富的信心,却少了一句道别。

  如今,再翻看余芬在群中所下的信息,周应海常常悲从中来。

  初次与余芬见面,余芬的帮扶对象周应海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便引起了余芬的注意。作为骨科医生的妻子,作为一名爱管“闲事”的芬姐,似乎也患上了医生的“职业病”——遇上与骨科相关的疾病总要仔细问上一番。在简单了解病情后,余芬立即与丈夫通了电话,并在第二次走访时余芬便带上了自己的丈夫免费上门问诊。

  由于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周应海一直抽不开身去城里治疗。而余芬一到村上,第一个关心的对象就是周应海。

  “她从不给我增加负担。”李正刚说,每次余芬到村上来,都是自带生活。事发当天,她还自带了食材,准备住在村长家后第二天继续开展扶贫工作。

  古蔺县文旅局结对帮扶的太平镇太平村一组,有一户贫困户张强,5岁的儿子张小龙因先天性胚胎发育不全引起面部残疾,多次寻医未果。12月8号,张强给帮扶责任人聂爽打电话寻求帮助。 张小龙亟待治疗的病情让入职不久的聂爽犯了难,该联系谁,去哪里医,如何报销等困扰一拥而上,焦虑的聂爽坐立难安。

  “啥子事嘛,咋个脸都焦烂了?”同在一间办公室的余芬主动关心起聂爽。

  听了张小龙的病情,一向热心助人的余芬立即联系了中医院口腔科主治医师,并定好了手术时间。手术安排好了,余芬却发生了意外。

  “直到现在还不能接受现实,芬儿姐那么热心助人,八竿子打不到的人她都要主动帮忙,还有多少像张小龙一样的人等着她的帮助,她怎么就走了?”聂爽哽咽着说。

  她是冲在一线的执法队员

  10多年前,古蔺某文化企业经济效益连年下滑,负债累累,职工应有待遇无法保障,多次集体上访。

  派谁去处理这个棘手的问题?

  单位领导将目光瞄准了时任文广局办公室副主任的余芬。

  “当时余芬就经常去县里把我们接回来,做工作,还跟我一起去找领导,解决问题。”时任电影公司经理冯在勇回忆,“为啥子要跟她回来,因为我们相信她啊,我们都晓得余芬是干实事的人,答应我们的她一定办到。”

  一方面循循善诱,做好职工思想安抚工作,平息矛盾冲突;另一边根据政策积极争取各级的支持。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6年,电影公司全体职工医保等相关问题解决。

  余芬不仅满腔热情为困难群众脱贫奔走,而且在关键时刻,总是冲在最前面。

  “你们这些当官的咋个没有一点人情味,这家条件那么困难,做点小生意容易吗?”“现在当官的怎么不为老百姓考虑,动不动就没收这样没收那样,不让人吃饭了吗!” ……

  2017年3月14日11时,平日里书声琅琅的古蔺第一小学校门口突然变得异常躁动,周围十来个不明真相的群众围上来,对执法人员进行围攻、谩骂,甚至阻碍执法人员办案。在校园周边环境整治行动中,泸州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支队检查到古蔺镇高小巷一家门市存在无证经营非法出版书籍的情况,业主的抵触行为加上围观群众强烈的排外情绪,让执法一度受阻。

  “大家不要激动,你们先听我说!”在僵持的关键时刻,一位身材瘦弱的中年妇女挤进人群,她就是余芬。

  “我也是古蔺人,我们今天来,不是来为难大家,至于为啥子要没收这些书,你们听我讲完,有啥子不清楚的,我一一的给大家解答。”余芬与泸州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支队的同志们一起招呼群众坐下来,大到依法履职公正执法,小到非法书籍上的错别字对小学生的误导等,在几近一个小时的解释工作中,余芬没有丝毫倦容。

  最终,群众对执法工作表示理解和支持,业主对自己的抗法行为表示悔过,并主动上缴非法书籍406本。

  “说实话,我们行政执法这一块工作,要正确处理好情、理、法的关系是非常困难的。同在执法战线上工作,我跟余芬合作过很多次,她工作时散发的那种正义感和正能量,真的让我非常敬佩。”泸州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支队副队长喻茂兰说。

  她是言传身教的好“妈妈”

  余芬出生在农村,家有四姊妹,她排行老二。她从小就感受到生活的艰辛与不易,对扶贫济困有着更深的理解与认识。2006年大姐夫因病去世,留下三个衣食无靠的儿女,生活艰难。她老公陈开政同样出生在农村,共有八姊妹。陈开政哥哥因病去世,嫂子改嫁,导致其侄儿陈川飞小学毕业就早早步入社会。

  1999年余芬的母亲去世后,余芬成了婆家、娘家、自己小家的主心骨。二十多年来,她是他们家中老人的精神支柱,孩子们的励志榜样。

  她坚持言传身教。在余芬的家里,除了必备的一些生活用品和家具外,最显眼的就是那一摞摞砖头厚的书。在她们家没有耍手机的习惯,除了正常的吃饭、聊天以外,最多的时间就是读书。2006年余芬的大姐夫过世后,她接来了姐姐和姐姐的三个孩子,加上她家的三口人一起挤在不超过30平方米的职工宿舍里,四个孩子此起彼伏的读书声,充斥着整间房子;一家人围坐一起共论书籍,分享精神食粮……孩子们给这间简陋而不失去生气的屋子取名为“爱的小屋”、“爱的教室”。

  在看亲属收拾余芬遗物时,一件打了补丁的内衣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样的补丁,她几乎每一件衣服都有。”余芬的大姐余跃琴告诉记者。姐姐余跃琴曾经开余芬玩笑说:“让她给妹夫陈开政换一件好的睡衣。”余芬笑着说:“能将就就将就穿。”

  在余芬的关心照顾下,不仅陈喆、陈川飞考起了重点大学,陈举、余小聪、甘茂叶几个侄儿侄女也茁壮成长,圆了大学梦,有的已经走上了工作岗位。用30平方米的“爱的教室”,成长了4个大学生。

  采访中,记者真实感觉——不是亲骨肉,但都是她的孩子,她展开羽翼,撑起他们的天空。风霜饥寒,全部挡住,清贫劳苦,一肩担当。在她的家里,大爱胜过一切!

  她是“温和”与“严厉”分明的好妻子

  “你姐夫的工作很累,而且责任重大,我不能给他施加压力。我曾经在他面前唠叨过,他下班回来就说,他今天心情不好,手术做得不很完美。他的工作,关系到病人的生命健康安全。所以 ,我必须要搞好后勤工作,让他全心全意地工作!”

  据余芬的妹妹余晓梅介绍,她姐姐余芬温柔贤惠,对陈开政事事迁就,但有一件事是没有讨价还价余地的。

  陈开政年近60,身体特别健康,邻居和同事羡慕不已,陈开政却笑着说:“我身体这样健康,得力于妻子对我的‘严加管教’! ”

  作为一名优秀的外科手术大夫,手术刀下无小事。要当好一名专业且负责任的外科医生,余芬对陈开政下了死命令,不准喝酒。

  余芬说到做到,严格对陈开政执行这一政策。

  据陈开政回忆,一次朋友的聚会上,陈开政在大家再三劝说下,盛情难却,多喝了几杯。他喝醉了,他把妻子对他戒酒的事全盘端出,还说:“我原来认为她比较纯朴善良温柔,可是,结婚以后,她却厉害得狠,不让我喝酒。”大家捧腹大笑。

  满身酒气的陈开政回到家,余芬默默地帮他收拾。待陈开政清醒后,她找陈开政谈心,“作为一名优秀的外科手术大夫,手术刀下无小事。这就是我不要你沾酒的原因。”为了帮丈夫戒酒,余芬亲自照顾生活起居,从此不管再忙也从没有不回家做饭的情况。

  就这样,陈开政整整5年没有沾过一滴酒了。

  在当好贤内助方面,余芬一点也不含糊。

  陈开政内侄女甘茂叶告诉记者,曾有一名患者拿着一个很大的红包,来到陈开政的办公室,硬是要将这份“感谢”交到他手中,还是遭到了拒绝。

  “余芬早就和我约定,必须廉洁从医,她说她是党员,要监督我。”陈开政说,拒收红包,早就成了两口子默契的约定,哪怕家里再困难。

  陈开政说:“她一切都围绕我转,其实是围到我背后的病人转。”

  “芬姐,你买房子,为什么不买在新区呢?新区的环境更好嘛。”朋友张锡惠曾问过余芬。余芬说,他们搬过多次家,不是追求好的居住环境,而是满足陈开政的工作方便。“房子买在医院旁边,方便陈开政上班。他的工作,需要随喊随到。等他退休了,我们再作其他打算。”

  她用苛刻的“严厉”,诠释人间大爱!

  她的欢声笑语“音容犹在”

  “我们当时脑子一片空白。”陈海夫妇在家中吃饭时听说陈开政家出事的消息悲伤不已。陈海夫妇是余芬邻居,当听说余芬儿子陈喆当天要坐飞机从北京赶回成都时,于是陈海夫妇决定当晚连夜开车去成都接陈喆。在寒风中漫长地等了2个多小时,才终于接回陈喆。

  说到余芬,陈海夫妇说:“她非常热心、热情,人缘极好。她对朋友的好缘于一种真诚和坦荡,总是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朋友有困难,能帮忙的想尽办法,不能帮忙的说两句鼓励的话也很暖心。”

  “余芬是一位好乡亲。她常说:‘乡亲们来城里人生地不熟,找帮一下忙很正常,能帮就帮着。因为我丈夫是医生,乡亲们一旦生病需进城看,她忙前忙后,或联系挂号、或联系住院、或联系医生。从来没见她抱怨什么……’”邻居李先华说。

  “2001年她入党,她对兄弟姊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共产党政策好’,要珍惜。好好工作!”余芬的妹妹余晓梅说。

  采访中,不管是余芬的邻居,还是她在兰景苑小区的住户朋友,总是对她有良好的评价。余芬离去,留给人们的是悲伤,可她音容犹在,欢声笑语会荡漾小区 。

  余芬勤奋踏实工作,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在各阶段承担的工作中思路清晰,重点突出,成效显著。1996年获得了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证书,1999年获得了四川省委党校经济管理本科毕业证书。2002年被中共四川省委党校评为九七级本科“优秀学员”;2002年撰写的论文《关于发展文化产业的思考》获泸州市专项课题研究一等奖;2003年被中共古蔺县委、古蔺县人民政府评为“抗击非典先进个人”; 2004年、2006年被古蔺县文体广电局评为先进工作者;2005年被泸州市职称改革工作领导小组批准为“群众文化技术馆员”; 2006年被泸州市作协评为“优秀组织工作者”;2014年被泸州市文化局评为“优秀办案队员”;负责非遗工作申报期间,普查出30多个非遗项目,成功申报市级3个,省级2个,国家级1个;负责《古蔺文艺》的复刊及编辑工作的9年间,先后编辑出版了共30期《古蔺文艺》;搜集编辑出版了《古蔺花灯》一书,成为传承、发展古蔺花灯这一优秀民间文化的宝贵资料。工作26年来,长期坚持笔耕,已经成为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撰写新闻稿件10余篇,文化论文20余篇,文学作品20余篇,在省、市、县刊物上发表了20余篇。

  好人寄语:做人做事,对得起良心;不求回报,只求心安!

  道德点评:她一路上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她身体力行诠释了人间大爱。

  

编辑:王静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